欢迎进入厦门金亨俊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主页 > 产品展示 >

火电厂的烟囱静静地冒着浓黑的烟雾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18-01-14 21:40   浏览:
 
  小小说:山寨城管
  
  陈晓妍自己也没想到她能过一把城管瘾。
  
  昨天上午,学校的几个喇叭播送通知,所有教职员工立即赶到礼堂参加紧急会议,通知连续播送了两遍,声音像炸弹,炸得偌大的校园嗡嗡响。这样的紧急会议一年是难得召开一次的,这说明事情确实重大,空气突然像绷长了的绳索紧起来,连那些花池里的花草树木似乎都嗅出了味道,显出惶惑的样子来。
  
  出差了的除开,那些临时外出人员都被电话一一召回。S校长站在主席台上宣布有关事项,为迎接全国文明卫生城市的检查验收,号召全体师生投入到这场伟大的火热的迎检运动中去。校长挥舞着拳头,句句字字都咬得嘎嘣响,老师们个个神情严肃,心怀忐忑,校长的话一个字不落地牢牢记着,唯恐因为个人的疏忽而留下隐患,给单位抹黑事小,给整个县城抹黑事就大了。
  
  第二天,整个校园一片繁忙景象,园艺师背着电动剪子修葺景观树木,宣传玻璃橱窗本来很干净,有人在搭着梯子细细擦着,像女人晨起后精心地擦着霜;教室里更有趣,窗台上贴着学生,使劲地擦着玻璃,门楣上吊着学生,擦着老上面的积尘,还有的学生拿着那种长长的除尘扫把扫着天花板上面的尘埃,几个学生的头发上、额上、鼻梁上沾上了一层灰尘,而鼻梁上的灰尘看起来则有些滑稽。配合这景象的是学校的高音喇叭,里面不断地强调这次卫生的重要性和伟大性,整个卫生活动显得更为神圣和沉重。
  
  陈晓妍路过校道时,看见组长正带领他班的学生擦花坛栏杆的瓷砖,由于多日的雨水溅起溅落,砖上面沾满了污泥,可能觉得学生搞卫生的效果不太让人满意,他心急火燎地给学生做着指导;末了,他又来到八年级教师办公室——没办法,他是年级组长,办公室卫生也归他管。办公室多半是女老师,平时卫生也还可以。可这个大老爷们今天特别细心,他可能是以一个国检领导的视角和心态来检查这个办公室的。他拉开门,门角落放着一块小黑板,他挪开小黑板,一大窝蚊子嗡地飞了出来。他倒退几步,嘴里说道,天啦天啦,居然还有一窝蚊子,这马上要处理好。过后有同事向陈晓妍叙说此景,她差点笑岔了气。
  
  大街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设了值班人员,陈晓妍也光荣地投入到了值班行列中。学校设置了四个岗位,她是第一轮里的第三岗,管辖范围是以校门为中心,向左向右延伸十米的距离,要戴红袖章,职责就相当于城管。
  
  陈晓妍对城管的印象仅仅局限于抢秤砸摊掀桌一类的举动,那些趾高气昂的城管穿着威武的制服,拿个高音喇叭叫嚣着吓得小贩们一路做鸟兽散,有人稍微慢了半拍,就有好戏上演。值班的前夜陈晓妍一直还担心自己会不会遇到个比城管还凶的贩子,那样她可如何是好,毕竟她是一个女的,而且没有一点儿城管工作的经验。不过第二天当她在学生处拿到红袖章时立马就有了底气,一戴上神气自然而来。虽然只有红袖章,没有城管的制服,陈晓妍还是觉得自己像一个便衣城管。她对这个陌生的职业很好奇,心里幻想着如何行驶手里的权力对付那些小贩。她在校门口站了半天也没看见有悖于文明的行为时居然有点隐隐的失望,倒是学校的老师进进出出时对戴着红袖章的她很那个地笑笑,弄得她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一只大猴子。
  
  陈晓妍敏锐地扫视四周,希望能够发现一点情况。果然,行人道一棵樟树旁的那个垃圾箱外面,就有四五个烟蒂,她马上冲过去,向垃圾箱附近的一家餐馆老板借了扫帚和撮箕,很认真地打扫了,又倒在垃圾箱里。一个小小的工作,她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洁净的环境就是好。
  
  一辆洒水车唱着一成不变的曲子以比平时慢好几倍的速度开过来,同时有五名妇女在旁陪扫,不像平时不分青红皂白地呼啸而过,溅得行人一身水。此时它的脾气出奇地好,就像一个温情脉脉的恋人,放出来的水没有什么压力,温柔地滴撒,洗涤着爱人的脏衣。
  
  有个疯子神情木讷地走过,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又有一个疯子走过,面带微笑,步履铿锵。陈晓妍对后面的那个疯子印象很深,她和先生散步时曾看见他敏捷地从澧水大桥桥洞跳下去,还看见他经常捡垃圾桶里的食物吃,很满足的样子,要是他吃到她学校食堂里的牛肉面条,还不知会高兴成啥样。这些人晃来晃去,不知是否会影响到城市文明卫生的评估?
  
  终于有城管的执法车开过来了,他们拿着个震得人耳聋的喇叭高喊道,这辆车还要开过去点,那个柜要搬进去一点,那些人人都战兢兢地忙着照办。
  
  陈晓妍突然觉得惭愧,觉得没完成学校交给她的任务,自己咋就不晓得在城管之前发现这些问题呢?这都是积习呀,还以为那样摆着停着是文明的呢。她向城管们投去崇拜的目光,同时右手不自觉地遮住右手的红袖章——她怕他们发现她这个山寨城管不作为。
  
  还差一小时陈晓妍就要下岗了,一切正常,她显得无聊起来。有个农村老太太挑着水果担子走过来,她说,大妹子,买桃子吃啵?蛮甜咯。陈晓妍正觉得有些口渴,心动了,吩咐老太太将挑子放在人行道上,上去买了6斤桃子,9块钱,她递过去十块很大气地说那零头就不找了——她一向就这样认为,人一生用了几多的冤枉钱,用不着和卖小菜卖水果的农村老人论斤论两争得面红耳赤。
  
  老太太很感动,她说,“我们卖点水果不容易啊,这一向城管抓得很厉害……”
  
  “城管?我的妈呀,我现在就是城管啊。”老太太的话一下就提醒了陈晓妍,自己怎么就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了呢?这不是猫鼠同窝了吗?渎职了渎职了。她忙对老太太说,“你快躲着点,真正的城管快来了。”她敢情是把陈晓妍当成了个门卫。这么一个老太太,和陈晓妍老家的老人有什么区别呢?
  
  可是已经迟了,城管的执法车又转了回来,这次他们没有喊高音喇叭,车停下下来三个人一脸严肃地快速走来。一个高个子男人一把抓住老太太的杆秤,厉声呵斥谁叫你在这里卖桃子的,没收。老太太吓得浑身一哆嗦,脸色立马白了,嗫嚅着想解释什么。城管根本不给她机会,抓起挑子就要往车上扔。陈晓妍见状,急中生智,你们要干什么,她是我母亲,是来给我送桃子的,难道她给女儿送桃子也是违法经营吗?几个城管面面相觑,陈晓妍又指指自己衣袖上的红袖章,告诉他们今天她也是城管。城管不再说什么,上了车走了。老太太千恩万谢挑着担子晃悠悠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看着城管远去的车子,陈晓妍偷偷乐了。
  
  一个班三个小时,看着街景,琢磨着行人的动作,吃着刚买的桃子,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十一点整,张伯踩着钟点走来了,他是来接班的。他说,你一点都不作为,瞧,那里有烟蒂,说着拿着扫帚去扫。陈晓妍的目光跟随着他的扫帚移动,果然发现大门那边有一个正冒着烟的烟头。谁扔的呢?刚才她的眼睛够警惕了,怎么也没有发现呀。他在上岗的第一秒就发现问题,陈晓妍自叹弗如,他真有做城管的潜能啊。陈晓妍笑笑,说,张伯我下去了,下面就辛苦你了。
  
  谢天谢地,没有出现比城管还凶的摊贩,陈晓妍嘘了一口气,这城管工作也不容易啊。三个小时的体验,她一下子就理解了城管,他们的工作确实辛苦,自己以后得做一个好市民,尽量不给城管添麻烦。
  
  陈晓妍的山寨城管任务完成了,至于领导什么时候来,则不是她关心的事情,她只关心刚才的值班时间,也许领导们来了,她也不知道。这样想着,她准备走进学校,猛然传来一阵警笛声,她侧脸看到从东慢慢驶来一个车队,跑在最前面的是一辆白色的警车,警车外面的“警察”两字在阳光下显得非常耀眼,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这一定是检查的领导们来了,车队越来越近,陈晓妍透过玻璃窗,看见坐在车里的领导很亲切,面带着微笑,还频频点头。
  
  城市很干净,人们很文明,一派祥和的气氛。陈晓妍想起昨天下午回家时,看到大桥的南头,,而这个国检领导们当然是看不见的。
  
  • 上一篇:雨过就是天晴
  •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推荐
    高拍仪基于客户的意义: 1、提高了客...
    1、高拍仪高速文档扫描(拍摄):支持单...
    一、方案背景 低碳、减排已经成爲国际...
    OEM高拍仪快速扫描,一键完成,鼠标点...
    在平板扫描仪、商用高速扫描仪和多功...
    搜索    Search